大成尚品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紅木知識 >> 紅木文化 >> 正文
熱點圖文
紅木知識普及:“幾”的作用及種類 睡緬甸花梨大床的好處 紅木家具上生漆!原來有這么多優點 紅木家具為什么會掉色?是質量問題嗎? 一噸紅木為什么只能做六百斤家具? 薦書:紅木家具消費知多少?一本實用指南為你解答 如何正確分辨“紅木家具”與“硬木家具”?漲知識了! 李凱夫:紅木木材的神奇保健作用 紅木是“木火組合”,能聚氣、聚財、聚人! 紅木知識普及:紅木的藥理特征及功用 唐宋元明清,不同朝代家具的文化價值 胡景初筆下的新中式家具,經典的另一種表達 |《品牌紅 張輝論古典家具:廣式家具、宮廷家具和清式家具 畫筆下紅木家具的素雅之美 紅木餐桌擺放,大有講究,讓您鴻運當頭 紅木家具文化的十大內涵 張輝:一首明式家具的贊歌——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賞評 張輝:明式家具上麒麟紋的祈子之意 周京南:故宮南大庫家具擷英 內廷雅室書卷香 君子不器!明式家具的八大精神 無數手串和紅木家具正被"擦核桃油保養"毀掉! 紅木沙發保養小妙招,你知道幾個? 收藏家具不可不知 知道就是賺到 冬天紅木家具要補水,不可過于枯燥 千萬不要暴殄天物!教你如何保養紅木家具 家具收藏:細節造型結構的重要性 木頭界的傳奇:屢拍高價的黃花梨家具 如何開始紅木收藏? 紅木家具不宜過度保養! 老上海茶館里的海派家具,訴說“十里洋場”的魅力
張輝:一首明式家具的贊歌——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賞評
來源:《品牌紅木》雜志   時間:2019/3/13 10:50:43   返回首頁
[摘要]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體量雄奇,大山堂堂,其貌華滋豐美,如詩如畫。這是明式家具的華麗巨制,絢麗多姿,震撼人心。

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體量雄奇,大山堂堂,其貌華滋豐美,如詩如畫。這是明式家具的華麗巨制,絢麗多姿,震撼人心。

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長 156.5厘米 寬77.5厘米 高314厘米(北京保利國際拍賣公司,2017 年秋拍)
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長156.5厘米,寬77.5厘米,高314厘米(北京保利國際拍賣公司,2017年秋拍)

評價討論此柜,可以一下借助筆者提出的“明式家具個例評價的五項標準”,這個評價的標準是:材料的物理價值、設計制作的審美和工藝價值、歷史價值、稀缺性和完整性、出處和傳承。

從材料的物理價值看,此對柜高314厘米,屬超大型。高聳厚重,用材豪奢,大氣磅礴。

材料的大小是評價一件器物的重要方面。尺寸大一些或小一些都會直接影響到家具的價值評判。越是高貴材質,每增長一長度,選材的難度就增大許多。210厘米高的柜子比200厘米高的柜子,其價值絕對不僅是增長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而300厘米以上的超大柜子,價值就更是不同比例地增長了。選材、用材是家具物理價值評價的另一個方面。此柜穿越數百年,至今,其木材顏色基本一致,可見當年配料之精。從柜子四面觀察,可以看到它用材的上乘,大塊的材料上,花紋燦然,像流水、像山谷,鬼臉紋分布各處。所用黃花梨材料密度高,油性大。

從設計制作的審美和工藝價值看,此柜堪稱是明式家具圖案設計和雕刻的典范之作,是標桿和榜樣。家具的設計創意、造型式樣、制作工藝、紋飾豐富性等視覺審美要素決定著家具的藝術價值。此柜的藝術價值主要是紋飾的設計和雕刻。

豎柜柜門豎長,其上,天空祥云流動,地下山石崢嶸。

黃花梨頂箱柜頂柜柜門上的鸞鳳紋
黃花梨頂箱柜頂柜柜門上的鸞鳳紋

一天一地,遼闊空間中,鸞鳳呈祥。更有牡丹佳木充飾其間,三朵牡丹呈“之”字型,圍繞鳳鳥,暗藏流動之態。

牡丹,富貴也。姹紫嫣紅,國色天香。設計上,巧匠哲心獨運,花朵有變化有節奏,有的正面盛開,有的側面怒放,還有含苞待放的花。至于花朵的翻卷,枝葉的搖曳,筆筆栩栩如生。寫實復寫意,藝術亦自然。

山石分成三層,合理使用豎長的面積加強景深。石側菊花、蘭花橫斜,幽芳逸致,取梅蘭竹菊君子之德。將菊蘭圖案刻寫于黃梨家具之上,這是明式家具鼎峰時期產物。此時,黃花梨家具進入紋飾兼收并蓄期,各種紋飾符號被納入家具之上。黃花梨家具上出現此圖案,實物上十分罕見,難能可貴。

頂箱柜門上,雙鳥相望,深情顧盼。雄鸞羽尾紛繁,飄然而回首;雌鳳獨尾,振翼而奪勢。它的構圖是對角線式的,鸞在右上角,鳳在左下角,其中一件形成了一種順時針的流動,另外一件就是逆時針式的,兩者構成了一對。而且,鳳和鸞的造型都是扭動的姿態,也增加了它的動感和優美。通常講,豎線構圖是崇高的感覺,橫線構圖是穩定的感覺,斜線構圖是種運動的感覺。頂柜柜門圖案整體構圖是斜線構圖的,是追求動感的。但是,底下的鳳紋有意把翅膀打開了,振翼欲飛,又構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底座,整圖的感覺又很平穩。最底端為洞石,為傳統文人畫中的專有意象和符號。

黃花梨頂箱豎柜柜門上的鸞鳳紋
黃花梨頂箱豎柜柜門上的鸞鳳紋

整器雕刻,用刀硬猛。手摸之觸覺,棱角強健,刀斧力道十足,達到了“咯手而不扎手”之態。視覺上,鋒刃分明,而打磨光潔,又成“有刀鋒而無刀痕”之境。同時,一圖之中隱含多個層次。

這是明式家具設計和雕刻上最為精彩絕倫之筆,異彩大放。到清中期,家具上圖案雕刻風起云涌,工藝繁盛,炫華絢麗,但少有相同風格的。

筆者曾云:什么是出色的家具雕飾?從可把握角度看,線條越精細且變化多而不亂者、筆觸密度越大且和諧者,雕刻形象越準確傳神者,工手越干凈利落、越嫻熟有力道者,它們的審美含量就越大。一句話,工藝技巧難度越大者,藝術品質和價值也就越高。這件實物就體現了這些品質和價值。

從大概率上看,古代器物紋飾圖案的精美度一般是和整體制作難度成正比的,難度又是和加工時間相聯系的。工藝品加工價值評價中,必要勞動時間使用越多,其價值就越高。在同一個工藝品領域中,一個作品的價值量,與其加工中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消耗成正比。用日常語言表達,一般而言,一個器物如果其器形和紋飾制作難度越大、耗工耗力越多,那么,它越是佼佼者。在制作中,高美感的圖案裝飾是更多的有效勞動力,是更大的工藝難度,是更高級的設計和表現,是形式的增益和外觀的豐富變化。

判斷一件家具的優劣高低時,如果恰恰它帶有紋飾圖案,一個可行的方法是對其紋飾圖案進行觀察品判。大概率上看,美妙的紋飾圖案之下,基本上是杰出的作品。一葉知秋,紋飾圖案美妙生動代表著一個器物的整體水準。一如古語云:見微而知著,月暈而風,礎潤而雨。

從歷史價值上看,滿雕頂箱柜柜中,如果說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比另外已知的三套存世的黃花梨龍紋頂箱柜實物年代要早一點的話,那么這四套滿雕柜子都是康乾富奢時代的見證。一段歷史是要有實物見證的,所以我們越來越強化博物館的功能,博物館藏品是見證一個地區、一個國家歷史最直觀的證明。由歷史價值上思考,可以說,這件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以及那三件龍紋頂箱柜就是康熙到乾隆這個時期物質文化、器物建造的最直接的見證,是康乾時代旋律中的華美樂句。

這是一件承載明式家具能工巧匠光榮與夢想的重器,它有殿堂級的極致,見證歷史的巔峰和歷史的繁華。我樂意把它看作是一首明式家具的贊歌。

古董的稀有性極為重要,存世量越少越好是金科玉律,明式家具尤其如此。著名收藏家仇焱之曾云,藏器當選稀缺,無稀缺器,則在一類別中選品相最佳者。多年以來,已知存世成套的三米以上的黃花梨頂箱柜僅有兩套,一套為龍紋黃花梨頂箱柜,高320厘米,深藏私家,視為鎮院之寶。龍紋之柜與鳳紋之柜,春蘭秋菊,各一時之秀。

此物已然是黃花梨大柜中的數一數二,珍稀且品相完美。它被英國家具蠟長年養護,呈琥珀質地和琥珀色,望之溫暖而溫馨。從稀缺性和完整性上看,它達到了一流的標準。

古董收藏講究藏品的出處和傳承,即在歷史上,它出自哪位名家,又傳承給何人。具體表現這種出處和傳承的形式是所謂“四項全”,即一件古物,在收藏歷史上,最好是名人收藏過、公開出版過、名人著錄過、公開展覽過、公開交易過。而且,這四項中的任何一項發生的時間越久遠越好。名人越多、名頭越大越好。古物的保真價值、社會價值、商業價值的認定與“四項全”成正比。“四項全”在明式家具的個例價值評估上,以前一直有所體現,如王世襄舊藏、清水山房舊藏一直如日中天。其作用今后也會越來越大。此柜是“四項全”的杰出代表。它出于北京龍順城硬木家具廠。當年,老字號龍順城所收傳統硬木家具,臥虎藏龍,當以此為魁首。李翰祥導演見此大喜大愛,購之,成為清水山房名品。1996年,它經中國嘉德國際拍賣公司公開拍賣,為全場標的最高者。此后,藏家秘藏22年,只有傳說在江湖中。王雁南主編的《嘉德二十年精品錄》曾專冊著錄此柜。

此柜出自名門,傳承清楚而傳奇。如此過硬的四項標準,對任何普遍器物都有山不在高有仙則靈之功效,而對于頂箱柜這類巨制珍品,更是加持力極大。

在以上所說明式家具個例價值評價的五項標準中,一件家具具有其中的項目越多,其價值越高,而此柜占有全項。它在用材巨大精良、設計新穎、制作精細、視覺美觀、紋飾豐富、觀念典型、稀缺珍稀、流傳有序諸方面超越同儕。

人們常說明式家具簡約,此器一派繁華;常說乾隆朝家具雕琢鋪張,此柜已不遑多讓。明式家具晚期的奢華富麗和豪侈之風,由此可見一斑。它是古典家具從清早期走向清中期的過渡之作。這類器物為代表的藝術風格表明,明式家具無疑有自己絢爛如花的妖嬈歲月。

下面再討論一下頂箱柜的滿雕紋飾問題。中國嘉德國際拍賣公司曾經拍賣過一對黃花梨滿雕龍紋的頂箱柜,高2.8米有余。故宮博物院藏一對黃花梨滿雕龍紋的頂箱柜,高2.9多米。北京收藏家藏的滿雕龍紋大柜,3.3米高。本件黃花梨滿雕鸞鳳紋頂箱柜,高3.14米。

三個龍紋頂箱柜比此鸞鳳紋頂箱柜年代晚些。因為鸞鳳紋柜子的紋飾很靈動,有一種浪漫氣息。而那些龍紋頂箱柜紋飾都很規整,有一種乾隆工的匠氣。乾隆工繁復、規整、匠氣,缺少了明式家具晚期作品的許多靈動氣息。這四套滿雕的頂箱柜聚合一起,給人一些啟示:

第一,“滿雕”都與非常高大的體量交集一起,一對2.8米、一對2.9米,兩對3米以上。在現有資料里頭,四對滿雕頂箱柜都占據著極高的體量,這個好像是偶然,實際上是有必然性。歷史上,大型家具也不是隨隨便便就滿雕的,它一定是有體量門檻的,從2.8米起跳,到3.2米。

第二,這四件黃花梨頂箱柜的高度已經嚴重地超越人體尺度了。人體尺度實際應是一件家具的尺度,常規的家具應該是合乎人體的使用方便。頂箱柜出現時,就開始接近超越了人體的尺度了,一般黃花梨頂箱柜的高度常常是近兩米,就是接近正常人手抬高的極限。那么現在滿雕的這四套頂箱柜,都是2.8米以上,就更嚴重地超越了人體尺度,不但超越常人,就是籃球明星姚明身高也被超越。所以,2.8米到3.2米的頂箱柜,除了使用之外,一定還有很大的其他含義。那就是,它一定是要強有力地代表社會地位、權力、財富,是巨大的富貴的符號。家具越增高增大越嚴重地超離人體尺度,越不僅僅是實用器,而是一種象征物,是一種社會符號。

第三,頂箱柜發展到頂峰時期,出現了一種新的審美現象,就是裝飾上求大、求滿,崇尚錯彩鏤金的風格,這是明式家具末期出現的一種所謂的新現象是新的審美傾向,是新的審美范疇。但這個新現象又符合傳統工藝品的普遍規律。從工藝品發展史看,代表歷代工藝品頂峰時期的頂級制作都有這樣的現象,先秦時期的青銅器、漢代的漆器、唐代的金器、元明清的瓷器,都是在頂峰時期出現裝飾上的求滿,求大,都有這種現象。它們代表某種工藝品最后時期、最高峰時期的制作,這幾件明式家具的大柜也反映了這個現象。

或許受現代主義深刻影響的人會認為,雕刻紋飾的家具不如光素家具美,尤其是滿雕作品不如光素家具美。如何理解這個問題呢?從明式家具發展史看,滿雕作品是在新的時期出現的一種新的審美傾向和概念,不能僅用原來的審美眼光來看它。正如有的藝術史家所說,在不同的時期,要有不同的、新的審美概念和范疇,來認識新的作品。例如在西方美術史上,到了立體派時期,你還用原先印象派的那種范疇、概念去解讀新出現的作品,你肯定就格格不入了。只有認同立體派那種概念,你才進入了一個新的美學范疇。如果說光素的作品是一個美學范疇,那么,滿雕作品就是一個新的美學范疇了。明式家具不僅僅有光素簡約的,也有繁復絢麗的。

第四,頂箱柜是多種精致工藝的薈萃,是工藝的炫示,或者說是高峰時期的炫技。而到了清中期,這種傾向更加日趨明顯,日益發揚光大。

相比光素大柜,滿雕大柜要增加設計、施工人員的合作分工。其設計要注重整體、局部設計,以及它們間的協調性。各局部圖案要有一種圓融自洽,和整個柜子不沖突,和每個其他構件不沖突,相互達到和諧統一。工藝的增加和成本的提高是成正比的。這么精致華美的雕刻,其工本應該遠遠超過一件光素頂箱柜的加工費。

在傳統文化的圖像譜系中,兩只美麗的鳳頭脈脈含情,或依偎,或相對,歷史上稱之為“鸞鳳”,為“鸞鳳和鳴”之意,象征夫妻恩愛。這也是古今婚禮祝賀之辭。在傳說文化中,鸞為雄鳥,形象上有多個尾羽,鳳為雌鳥,只有一個尾羽,鸞鳳相互應和鳴叫,比喻夫妻和諧。

一鸞一鳳深情脈脈之意象,寧靜和諧,優美典雅,不同于其他的“子母螭鳳紋”圖案中的子母(小大)螭鳳紋的瞠目而視、張嘴呼喊的刻畫面。

在上古時期,雙鳥紋以鳳凰相稱時,鳳為雄、凰為雌。春秋《左傳·莊公二十二年》言:“是謂鳳凰于飛,和鳴鏘鏘。”但是,當鸞與鳳組合概念形成時,按照陰陽五行說,鳳就有了另外的雌性的詮釋。元代白樸《梧桐雨》第一折言:“夜同寢,晝同行,恰似鸞鳳和鳴。”明末馮夢龍《醒世恒言》第一卷“兩縣令競義婚孤女”云:“鸞鳳之配,雖有佳期;狐兔之悲,豈無同志。”清代蒲松齡《聊齋志異·陸判》道:“豈有百歲不拆之鸞鳳耶!”

在明式家具上,鸞鳳紋代表性作品較多。鸞鳳紋的雌性之分問題,也是由這套頂箱柜引發人們注意的。大家都認可這兩只大鳥是一雄一雌、一公一母,但到底多尾翎的是雄鳥,還是那個少尾翎的是雄鳥?存在爭議。筆者認為,多尾翎的是雄鳥。因為鳳紋本身的構成,就是雞頭鳥嘴、鵬翅鶴腿、孔雀尾。實際存在的雄孔雀,尾部有眾多的翎子,而雌孔雀就像一個母雞一樣,一根翎子都沒有。在圖案上,為了美化它,給它加一根翎子。所以,在一雄一雌構圖的時候,也給雌者加上一根翎子,而雄者仍然是多尾翎形象。多尾翎的一定是鸞,少尾翎的一定是鳳,這是一種合乎常理的解讀。

在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悶倉板上,也有圖案支持這個觀點。其上雕有一對鳳紋,都是一根尾翎的。一對鳳紋代表什么?在明式家具的牙頭、牙板、站牙上,經常可以看見一對鳳紋或一對螭鳳頭紋,用以表現女性的意象黃花梨鸞鳳紋頂箱柜在整體表達鸞鳳成祥、吉祥寓意的時候,又通過鳳紋突出了一種女性符號。

黃花梨頂箱柜悶倉板上的云鳳紋
黃花梨頂箱柜悶倉板上的云鳳紋

在牙板上,如果那是一對鸞鳥(雄鳥),就解讀不通了。只有是一對鳳才可解讀碼。同時,這也說明,這對頂箱柜就是女性陪嫁用的。

作者簡介: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
全聯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專家顧問、明清家具研究學者張輝

畢業于山東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先后任職河北省博物館、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年后,在北京多家出版社任策劃組稿編輯,并創建北京紫都苑圖書發行公司。著有《曾國藩之謎》(經濟日報出版社),整理《曾國藩全集》(中國致公出版社)、《中國通史》(中國檔案出版社)、《中國名畫全集》(京華出版社)、《古董收藏價格書系》(遠方出版社)等著作。從2000年開始,從事明清家具、文玩古董收藏和研究,現為三家專業藝術媒體專欄作家。將考古學、人類學、圖像學、歷史學之方法論引入家具研究。2017年出版《明式家具圖案研究》(故宮出版社)。

(來源:第五十一期《品牌紅木》雜志  張輝∕文  何欣儀編輯)


經銷商服務

企業商務合作

總部地址:廣東中山市石岐區興中大廈19C-20樓

分      部:東陽丨深圳丨江門丨仙游

主辦單位:全聯民間文物藝術品商會藝術紅木家具專業委員會

承辦單位:中山商易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電      話:400-0088-328

粵公網安備 44200002442763號 粵工商備P201801007528 粵ICP備09073361號

制作與維護:品牌紅木網技術部 版權所有(2008-2019):弘木傳媒

分分彩三期必中计划 杭州市| 互助| 庄河市| 章丘市| 蒙山县| 台山市| 前郭尔| 诏安县| 高雄县| 通榆县| 图片| 衡东县| 桃园县| 库伦旗| 临高县| 鄄城县| 二连浩特市| 科技| 买车| 南阳市| 哈巴河县| 莱芜市| 浦县| 绥芬河市| 北京市| 紫云| 台东市| 饶河县| 普定县| 启东市| 获嘉县| 丹东市| 许昌县| 邓州市| 根河市| 克拉玛依市| 祁门县| 治多县|